您的位置:主页 > 伤感文章 > 感人故事 > 走进书香之家倾听读书背后的故事(组图)

走进书香之家倾听读书背后的故事(组图)

栏目: 感人故事 来源: www.jsqq.net 时间: 2019-03-20 19:19

  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举办的首届全国“书香之家”评选结果日前揭晓,996个家庭榜上有名,新乡市有4个家庭入选。记者将带您走进“书香之家”,领略他们爱书、读书、藏书之风,感受他们读书的心境和情愫,倾听他们读书背后的故事。

  走进张有新的家中,仿佛走进了一座书院。屋内,书柜、书架占去了很大空间,桌上和沙发上摞满了书,就连床头也放着书。张家楼上楼下藏书有一万多册,涉及医学、音乐、文学、文艺、哲学、美学、历史、考古、博物馆学等各个领域。

  “吃饭看书,有时走路也看书,小时候常因看书耽误了其他事,为此没少挨大人的训斥。”张有新告诉记者,他自幼喜爱读书,对书籍爱不释手。小学4年级前,四大名著以及《杨家将》、《七侠五义》、《林海雪原》等书籍,他就已读过多遍。

  张有新1972年参加工作后,开始大量购书、藏书。他年轻时当过音乐创作员、演奏员,干过30多年文物保护工作,后来还担任过行政领导。因为对工作的喜爱和投入,更激起了他读书学习的热情。由此,书读得越来越多,涉及领域越来越广。

  在书香的熏陶下,张有新的一双儿女也走上了文艺创作道路。儿子张德威的油画佳作频出,女儿张宇绘制的38幅吉祥图案被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收集采用。张有新的妻子多年来耳濡目染,知识面也越来越广,操持家务之余,读书、看报成为她业余生活的主要内容。儿媳从事医疗工作,爱学习,家中的医学书柜几乎成了她节假日的“充电站”。

  张有新曾任辉县文物管理局局长、辉县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。张有新一生与书结缘,爱书、藏书、读书、用书,还写书,书香伴随着他的一生。虽然张有新已是花甲之年,仍然每天以读书为乐。多年来,在张有新的影响下,他的很多亲朋好友、街坊邻居都养成了爱读书的好习惯,因为大家都想像张有新那样,做一个“富有”的人。

  阅读对夫妻俩教育子女也有很大的影响。赵其亮作为教师,为了教育好学生,总是阅读一些如何教育学生的书籍、报纸,了解学生的心理特点,有针对性地因材施教,对学生十分有效,同时对自己的孩子也很有益处。周园作为图书管理员,也经常翻阅一些教育孩子的书籍。

  阅读对两个孩子的学习帮助也很大。两个孩子从几个月大,家里就给他们创造了良好的阅读环境,给他们听了很多儿歌、故事、唐诗磁带,还给他们买了许多画册,早期的阅读开发培养了两个孩子的阅读理解能力和自主学习能力。特别是女儿赵美子,1岁时就能背简单的唐诗,而且至今都对古典诗词特别感兴趣。赵美子于2011年获得新乡市高考文科状元,考上了北京大学。

  回忆起那段时期,李宇翔感慨地说:“当时年龄小,看的多是哥哥借来的书。《闪闪的红星》、《渔岛怒潮》、《难忘的战斗》等让我看得痴迷,至今记忆犹新。书中主人公那种苦中求乐的思想和追求革命理想的大无畏精神,时刻激励着我,让我在日后的学习和工作中备受鼓舞。”在书中,李宇翔找到了知识的源泉,陶冶了情操,丰富了阅历。

  平时,李宇翔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去图书馆,在知识的海洋里尽情畅游。李宇翔和他的妻子就是因为经常到新华书店买书而认识的,两个有着共同爱好的人因书结缘,相知相爱。李宇翔的儿子在父母的影响下从小喜欢读书和看画册,并走上了文学创作之路,在报纸和杂志上发表过多篇文章。

  不仅自己一家读书,李宇翔还感染带动着别人一起读书。1985年至1988年,李宇翔在国营五交化公司任商场团支部书记期间,经常组织团员青年参加读书学习活动,并把自己收藏的书借给大家看,培养大家读书的乐趣。良好的读书氛围,使李宇翔带领的团支部涌现出许多好人好事和先进典型,被共青团中央和商业部评为全国文明经营示范单位。

  为了营造良好的读书环境,让大家和他一起读书,李宇翔把他家300多平方米的房屋交给红楼梦学会,作为图书阅读场所,提供大量书籍,并建立书法摄影会馆。李宇翔用自己的行动去影响亲朋好友及红楼梦学会的其他会员,为在全社会形成“人人爱读书、家家重学习”的良好社会风尚尽心竭力。

  在张振台的家中,衣柜里、货架上甚至梳妆台下全都是书,她和老伴儿一直保持着每天看几个钟头书的习惯。《庄子》、《莎士比亚全集》、《红楼梦》……在张振台家中,各个领域的书应有尽有,她告诉记者,这只是一部分,还有很多书都捐给了学校或借给了他人,目前只剩下家里这近万册的书了。

  翻着儿时珍藏的泛黄连环画,张振台给记者讲起了她和书“结缘”的往事,“小时候把爷爷书摊上的书看完了我就往书店、图书馆或者有藏书的邻居家里钻。”从读连环画《小布头历险记》、《马兰花》到文学巨著《红楼梦》、《文心雕龙》,张振台的生活越来越离不开图书。后来,她入职新乡学院图书馆后更加如鱼得水,每天边看书边把书归类,有时候甚至忘了回家,在书堆里捧着书一看就是一整夜。在12年的图书管理员生涯里,她把馆里的书看个遍。“那时候有学生来还书,我瞄一眼封面就知道书的内容。”

  张振台爱书,她的老伴儿也是个“书痴”。老伴儿焦献民上大学的时候,宁愿饿肚子也要从不多的伙食费里“抠”出钱买书,上山下乡当知青的时候,读书就变得更困难了,他只有千方百计通过各种渠道借书来读。“那时候物资匮乏,也没影印机,有时候借到自己喜欢的书只有全部把它抄下来,都已经记不得抄过多少本了。”焦献民边给记者看他抄于1966年的《绘画技法汇集》边感慨良多地说。

皮肤推荐